易购平台

  • <small id="pulgf"><video id="pulgf"></video></small>
    <tr id="pulgf"></tr>

    <tr id="pulgf"><small id="pulgf"></small></tr>
  • <tr id="pulgf"></tr>
    <ins id="pulgf"></ins>

      1. 愛運營首頁
      2. 互聯網新聞

      社交產品的本質是什么?一針捅破天的理論管用嗎?

        一,社交底層人性是“中心化”

      社交這個東西應該直接倒回到古人時候看,以求知為例,無論東方還是西方,都是有一種頂層設計的規則,大家來這里都是首先對知識感興趣,然后聚攏到最有學問的老師身邊,而老師則看到一些不錯的學生,將其提拔為學長,而下面求學的人向老師無法請教的時候,就選擇向這些學長求教。這個例子不是特別恰當,是幫助各位對社交本質的初步理解。

      接著談論壇BBS,當前的社交APP本質上就是BBS,回頭會細談變與不變,現在總體談一下BBS的游戲規則。首先這個BBS論壇社區有一套自頂向下的游戲規則,話語權最大的是管理員,管理員可以掌控每個版塊的生殺大權,接著是版主,版主可以管理每一個用戶的發言,可以對好的內容進行置頂。于是,游戲規則就形成了,剛開始,管理員自己是各個版塊的版主,通過發現里面的一級活躍用戶,不斷對其優質的發言內容進行置頂,讓其獲得成就感,然后根據深入交往后,選擇每個版塊所對應的版主,接著版主也開始重復這個路徑,在板塊下面看到不錯的內容就進行不斷的置頂,而被置頂的人會因為內容置頂而不斷發表更多優質內容,那些被置頂多的活躍用戶于是就成為這個版塊的小紅人,大家都認識,他的發言下面也會有很多回復,小紅人也很享受,大家也很享受這個社區,這個社區也讓他們找到存在。

      管理員培養版主,版主培養小紅人,小紅人不斷活躍發表優質內容,這些內容再把其他用戶留住參與。

      所以整個流程是一套中心化體系,與平時聊的什么互聯網去中心化完全不是一回事,互聯網不是去中心化的過程,而是減弱非互聯網時代原有的中心化格局,重新建立中心化的過程。

      整個亞洲由于其農耕文化的淵源,其集體主義的文化更為顯著,其亞洲的互聯網社交比美國更呈現出更為中心化的特點,新浪微博與twitter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中心化的強度,新浪微博通過明星、公知、段子手建立了一套比twitter更為強大中心化體系。而新浪微博也是當時其他幾家微博有著最強中心化的一家,所以做成了。

      所以,做社交如果不站在中心化話語權的理解上,是一定會失敗的,任何希望通過一個創意點,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社交不可能存在。不理解中心化,就是不理解人性,一定做不好社交。這里有人可能要反駁,微信是去中心化的,這點我放到后面再討論。

        二,APP社交的變與不變

      變:由于手機的便攜性,今天的社交APP在社交上融入了更多其他元素,語音、圖片、視頻、地理位置。這些再加上其他各種組合可以變化出無窮的各種社交產品。這是變。

      不變:今天的一切社交APP和過去的社交BBS論壇沒有任何區別,在BBS誕生之初并沒有運營這個工作,而隨著上網的人越多,中心化的社群越來越多,所以運營這個工作也就誕生了,其本質上不過是對管理員和版主工作內容的系統化,標準化的建立與執行,其工作本質與之前沒有任何變化,就是為了建立中心化話語體系,讓更多用戶追隨。

      所以我再強調一遍,當前的APP依然是BBS的還原,只不過被融入了各種元素而已,如果這個系統中沒有中心化的話語體系,就沒有吸引人的內容呈現,就更不會有追隨與停留的用戶。

      所以,如果一個團隊要做社交項目,沒有運營能力或者運營資源那一定是必死無疑的。

        三,微信不是社交,是基礎設施

      接著談一下為什么微信和QQ不是社交,其實也很簡單,我們看所有微信和QQ之外的其他全部社交產品,全部都是從公司層面直接通過運營介入用戶中的,而微信和QQ就沒有。

      因為微信和QQ做的是熟人關系,不是不陌生人,微信和QQ更應該是底層的水、電與空氣,陌生人關系一定會在其基礎上自動生長出來,各種中心化的微信群被用戶自發建立起來,微社區也是用戶自己建立,而朋友圈表面上是去中心化的,但實際上并非如此,朋友圈依然是中心化的,在你的小圈子中注定有幾個是紅人,他們發什么都注定會得到比別人更多的點贊,這一切也是用戶自發形成,無需騰訊通過頂層介入。所以微信和QQ本質上一個工具,互聯網是第一層,而他們只是在這之上再加了一層。

      這時候又有人會質疑,QQ里面有一個“QQ部落”是一個類似貼吧的社交社區,這不就說明QQ還是社交嗎?這又是沒看到本質了,熟人層面,騰訊是沒有介入的機會的,騰訊介入的是陌生人層面,騰訊也同樣是在通過工具切入陌生人社交市場,這只是一個附加的模塊,而不是其核心。

      還有一個可能的質疑就是,像微信和QQ在誕生之初,用戶在上面加的都是陌生人,微信還通過搖一搖發現陌生人,這不是說明QQ和微信還是社交嗎?這也是一個誤區,我們要看到,這其中沒有公司層面運營的介入,沒有建立中心化體系,這依然本質上是工具,只不過尋找陌生人這是其原始爆發的人性本能動力,但本質還是一個工具。此外陌陌在爆發初期也是一種去中心化的方式去爆發,本質上也是一個工具,其如果成功,那么未來的路徑與微信和QQ一樣,就是熟人市場。但由于微信更出色,并且捷足先登,所以陌陌又只能折回陌生人市場,從工具轉變為社交,通過強運營手段維護用戶,比如在剛開始建群的時候唐巖就管的很嚴,需要通過控制分散的中心化,來控制好底用戶使其更活躍,隨后也開辟了陌陌吧這些能夠加強運營的功能,培養更多紅人,這次6.0改版,就是全面的將工具轉向運營,意味著徹底放棄熟人市場,對自身最為徹底的一次清晰的重新定位。

      另外像米聊、遇見、比鄰、無密這樣的產品和陌陌微信本質邏輯一致,屬于工具,但是現在和陌陌一樣,已經沒有了成為底層基礎設施的機會,也在反過頭來做社交,都在想辦法運營,而這三者中無密的運營模式最為簡單,但無密無法產生紅人,只能靠編輯這個唯一的中心化管理者,非常單薄,所以更接近一個看內容的新聞閱讀平臺。

      熟人層面的連接不能稱為社交,互聯網是為我們連接更有效率而鋪出的第一層基礎設施,互聯網是一個工具,那么在這一層基礎上,我們人與人之間原本就存在的關系需要被還原,所以還需要在互聯網這層工具上面再做一層工具,這就是QQ和微信了,它們本質上應當稱為關系還原的工具。

      所以微信和QQ做的不是社交,做的是原本就存在關系的還原工具,然后讓用戶在上面自然的拓展社交,但是一上來就做社交的公司,就不是在做關系的還原,因為這些關系是原本不存在的,這些社交產品做的是建立新關系,也就是重建中心化,所以必然需要運營強勢介入。

        四,一針捅破天理論不適用社交

      這兩年一直很火一個理論,就是一針捅破天理論,傅盛每次出臺都要為該理論搖旗吶喊,而很多互聯網人都開始信奉這套理論,認為只要找到了這個極致的“點”,“0”到“1”的奇跡就會出現,就能夠馬上進行顛覆式創新了。

      但跟著我仔細分析一下這個理論,找到一個“點”來做到極致,如果要讓很多人用,那么這個“點”必定是切中了所有人的需求,切中所有人需求的點一定是也只能是工具,比如清理內存,WIFI連接,拍照等等這樣的工具,這是沒有什么中心化的東西在里面的,這是每個人都平等的,這里面是沒有運營的,有運營也是在這個工具產品的論壇里面和產品自身沒關系。

      所以“一針捅破天”理論一定僅僅適用于工具。

      我們現在對社交產品其實有一個最大的妄想,也是我之前最大的毛病,就是通過這么一個工具化的“點”,只需要通過少量運營,就能夠讓所有用戶都被自動卷入其中,所以一大堆創業團隊會圍繞在文字、語音、圖片、視頻、地理位置等等這些點上輪番找新意,做出小創意的東西,弄出各種產品來。

      這么弄可以,但是有兩條路徑。

      先說第一條路徑,創業團隊就是通過這樣的一個“點”去結交陌生人,比如通過藍牙雷達找到附近的人,通過共同在哪個位置出現找到附近的人,通過對著麥克風吹氣來發現陌生人,這樣的小創意來發現“人”。這本質上其實是陌陌微信已經干完的事情,是一個工具,已經早就錯過了這些風口了。當然也有一些垂直領域,也希望通過這樣的點,依靠不需要運營的方式來實現用戶的積累,這同樣也是不可能的。

      第二條路徑,就是通過這些小的創意點,加上強大的運營來推動,那就有機會。比如nice就是一個圖片加標簽的形式,然后有著很強的運營,讓用戶看到優質的內容和小紅人,而小紅人們也被促進著繼續發表內容,這樣就可行了。但這本質上一定還是BBS,還是運營,本質不會有任何改變。

        五,說幾個“一針捅破天”的社交產品

      唱吧:唱吧的陳華很有意思,也可能他是受“一針捅破天”理論的影響,每次演講都說唱吧是因為把唱歌錄聲音這個“點”給做好了做透了,所以用戶才留在上面。我承認,把聲音變好聽這個“點”相當重要,但有批判精神的人更應該反向思考,難道真的就因為把這個“點”做好了就可以對抗競爭對手了嗎?當然不是,最重要的依然還是運營,還是靠編輯挑選優質內容,刺激美女紅人唱歌。我們反著想就很清楚,一個唱歌APP的效果再好,但是當她唱完之后只有3個人聽,并且只有收到1個鮮花,而另一個唱歌APP的效果并不是特別好,但是當她唱完之后有30個人在聽,收到10朵鮮花,那么這個用戶會選誰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唱吧能夠超越對手的除了技術外,最重要的還是運營功夫。任何創始人都可能會對自己的成功有歸因謬誤,也同樣是因為這種中心主義的文化,我們很容易相信一個權威所說的話而缺少自己的獨立思考,很多人也被“一針捅破天”的理論帶到了坑里去。

      美拍:美拍做的也很不錯,據官方公布日活千萬。之前也有人跟我說,看吧,這個就是把用戶拍視頻的功能做到了極致,切中了虛榮的底層需求,然后成功的。這又是“一針捅破天”邏輯在作怪了,美拍剛誕生就已經勢能十足,明星是直接就入住的,而運營編輯又不斷的把明星內容前置,接著又把那些活躍草根號的內容前置,不斷刺激,不斷激活,這就導致了大量的用戶停留與觀看以及使用,甚至愿意成為紅人。這和美拍切入的那個點確實有關系,但是試想如果美拍剛誕生沒有這么多強勢的可運營資源,單純作為一個工具,又會有多少人用?至少現在這個日活千萬級別是絕不可能的。

      Nice:Nice是一個在圖片上貼標簽寫內容,然后再發布圖片的APP。很多人又說這是一個極致的點,切入的實在是太好了,Nice就是靠著這個點做起來的。當然我想說的是,試想一下,如果打開nice,上面不是編輯通過運營挑選的優質內容,而是用戶隨便發的大量無聊圖片,還會有多少人用?恐怕都逃之夭夭了吧。

      綜上:還是談的變與不變,手機的便攜性,使得文字、語音、圖片、視頻、地理位置能夠組合出各種有創意的社交變化。但是不變的是任何社交產品離不開中心化,任何切入的創意的小點都只是起到一部分作用,這些小創意是在給某個社交社區提供一些文化調性上的支撐,起不到絕對的作用,最終一切還看運營實力。

        六,那么社交到現在還有沒有機會?

      現在說到各位最關心的問題了,到底現在社交還有沒有機會?那么先說不存在的機會。不存在的機會就是想通過一個“點”,建立一個基本不需要運營的社區,那就是不存在的機會。

      其次,手機的特性導致了一定還會有很多創意的結合方式,但是這些創意與能否成功不是關鍵,這些創意只是在給運營制造一種文化氛圍,而要想把社交做成功就看如何運營,如何把這個社區自頂向下的做好,讓用戶一進來就能看到優質的內容,讓用戶一進來就能感受到這里有活躍的紅人用戶,讓這些進來的用戶愿意為你的氛圍留下,甚至愿意成為你的紅人用戶,這才是社交的核心本質,只要能把這種自頂向下的氛圍做好,一切都不是問題。

      此外,每個垂直領域都會有大量的中心化用戶社群,一個平臺越大,在上面的紅人用戶就越多,看一個平臺能做多大,就看其籠絡紅人用戶的能力。所以每一個垂直領域依然都有機會,只要創始人在運營方面的資源勢能充足,絕對能夠做好,就像美拍的出現間接的讓騰訊放棄已經堅持很久的微視一樣,騰訊之前打造的微視的邏輯是通過與一些公司合作,購買內容,然后吸引用戶。而美拍的邏輯則是,第一步和騰訊一樣,先通過明星產出的內容先打開用戶群體,接著更重要的是,美拍非常懂得去挖掘草根用戶,讓更多的草根用戶與美拍共舞,通過不斷培養更多紅人的方式來完善平臺,被培養的中心化的紅人越多,這個平臺也就也越吸引人,這是微視所欠缺的,或者說是沒有做好的。

      所以說到底,社交的本質一方面還是拼資源,一方面還是拼對人性的理解,如何讓更多普通用戶成為紅人用戶,產生更多優質內容,以及讓更多用戶留住。另外再說一下,小米做的miui論壇確實厲害,做到了真正的參與感,其建立了一個讓中心紅人用戶不斷增多的系統,中心化的紅人多了,整個系統的權威就更大,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良性循環。

      結語:所以社交的本質還是社群,是不斷的建立中心化的過程,中心化的人越多,這個社群的勢能就越大,這也和傳銷的本質一樣,但傳銷向惡。社交產品拼的就是一個用戶氛圍,任何想要靠一個“點”就想把社交做起來的想法都是妄念。通過一個“點”就能吸引海量用戶的產品,一定是去中心化的工具產品,而這類產品不具備可運營性,就不是社交,如圖。

      社交產品的本質是什么?一針捅破天的理論管用嗎?,互聯網的一些事
        另外,這篇文章其實從頂層解釋了營銷和運營的規則。如果你要在一個平臺上營銷自己,那么就需要去與這個平臺更多比你更加中心化的紅人結交,最好是與管理者結交,讓自己的觀點不斷露臉,拉動自己的中心化,比如我在發這篇文章。其次如果你是一個管理者,是在平臺做運營,就需要設計好的規則,拉動更多的紅人出現,建立更多中心化體系。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還是基于高質量的內容,如圖。

      社交產品的本質是什么?一針捅破天的理論管用嗎?,互聯網的一些事
        我們應該盡早跳出亂象,從文化層面看到社交本質,希望那些還在社交坑里的朋友們能盡早爬出來。

      去年今日運營文章

      1. 2019:  微信裂變增長時代結束?你受影響了嗎?(0)
      2. 2019:  這幾個Excel實用技巧,看看你都會了嗎?(0)
      3. 2019:  2019食品潮流趨勢報告:人寵同食 輕斷食 明星食(0)
      4. 2019:  為何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卻罕有全球品牌?(0)
      5. 2018:  從年級倒數到北大研究生,從出身寒門到《超級演說家》冠軍,她靠這套方法3年3次成功逆襲!(0)

      原創文章,作者:愛運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awz8.com/news/1430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187-1891-2971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admin@iyunying.org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子长| 元氏| 高县| 孟州| 旌德| 兴化| 恩施| 乌审召| 华池| 平坝| 临高| 涿州| 巢湖| 醴陵| 科尔沁左翼后旗| 扶风| 宜昌| 泽当| 泽普| 天柱| 紫阳| 满城| 芜湖县| 太原南郊| 建德| 巩留| 诸城| 将乐| 小金| 株洲| 昆明农试站| 忠县| 红河| 会理| 云和| 临湘| 东港| 贞丰| 科尔沁左翼中旗| 江门| 大石桥| 原阳| 康山| 陆良| 温岭| 安阳| 二连浩特| 苏尼特左旗| 苏尼特左旗| 肇州| 太仆寺旗| 闽清| 华宁| 乐都| 永州| 新县| 田林| 太仓| 宜宾农试站| 曲江| 淮阳| 崇庆| 海盐| 唐河| 富宁| 阿荣旗| 阿勒泰| 普陀| 滑县| 石拐| 麻城| 许昌| 淮阴| 三明| 天池| 昌平| 乐安| 武山| 宜昌县| 泰来| 旅顺| 铁卜加| 兴海| 大港| 新县| 蔡甸| 三都| 陵川| 潍坊| 兴和| 徐州| 汕尾| 久治| 子洲| 普格| 洮南| 集宁| 平谷| 唐山| 天河| 海伦| 新绛| 陵水| 平山| 留坝| 美姑| 塔什库尔干| 洞头| 崇庆| 天全| 开鲁| 格尔木| 宜君| 崇礼| 万州天城| 镇沅| 漳州| 顺德| 蚌埠| 陵川| 亳州| 密山| 宁强| 应县| 杨凌| 象州| 达日| 平定| 海力素| 和丰| 南沙岛| 兴县| 桐城| 张家川| 鄱阳| 涡阳| 陇川| 博克图| 嘉义| 钦州| 新界| 沙塘| 礼泉| 石渠| 靖安| 辰溪| 无棣| 深泽| 肇庆| 太平| 太原南郊| 怀来| 吕梁| 宿迁| 建瓯| 菏泽| 吉木乃| 龙陵| 华家岭| 平谷| 百色| 汤阴| 鸡西| 呼伦贝尔| 荣经| 龙山| 昆明| 城步| 兰坪| 建始| 明溪| 沙湾| 盖州| 东乡| 轮台| 海盐| 平南| 东兰| 盂县| 康县| 临湘| 池州| 昌平| 邵阳县| 鄯善| 桓仁| 孟连| 庆阳| 延川| 淳安| 屯留| 古县| 巧家| 通化| 民和| 马站| 黟县| 双牌| 麦积| 钦州| 枝江| 那曲| 防城| 隆尧| 黑水| 延吉| 分宜| 安仁| 刚察| 阿合奇| 伊宁县| 武川| 临江| 长宁| 南宁| 理塘| 应城| 禹城| 新宁| 肃宁| 岳阳| 白日乌拉| 进贤| 大勐龙| 迭部| 富顺| 龙胜| 成安| 滕州| 鸡公山| 新平| 吉安县| 朝克乌拉| 五营| 兴宁| 尼勒克| 乌恰| 福泉| 华安| 荔浦| 青龙山| 太康| 威海| 塔河| 莱阳| 曲靖| 思南| 兴隆| 兴仁| 满洲里| 那曲| 临湘| 武川| 集贤| 尼木| 道真| 安多| 麦盖提| 舒城| 长泰| 南乐| 羊山| 永定| 天山大西沟| 潮州| 华池| 泸县| 新都| 南汇| 新晃| 洛南| 重庆| 龙胜| 宁县| 小二沟| 石拐| 濉溪| 白水| 吉水| 丹棱| 上思| 莱芜| 德安| 修水| 如皋| 新河| 鄂温克旗| 海安| 沁源| 东阳| 草河口| 沁水| 砀山| 库车| 吴桥| 宝鸡| 将乐| 武平| 叙永| 崇仁| 铜仁| 麦积| 囊谦| 海盐| 承德县| 乌鲁木齐牧试站| 肇州| 丰城| 武平| 沂水| 万载| 宜春| 白玉| 长兴| 城口| 白沙| 澄迈| 乌海| 广河| 清河| 盱眙| 集贤| 肃宁| 清原| 拜城| 米泉| 聊城| 安乡| 三明| 泰宁| 嘉祥| 海口| 鄂州| 富裕| 三门峡| 温县| 蒙山| 右玉| 吴县东山| 晋洲| 长乐| 长沙| 德钦| 皮口| 龙江| 遵义| 榕江| 左贡| 澄江| 鄱阳| 乌审旗| 黄山市| 上杭| 维西| 多伦| 社旗| 连平| 扎赉特旗| 江都| 商水| 呼伦贝尔| 临城| 宁洱| 吐鲁番| 乌鲁木齐牧试站| 保定| 福贡| 白城| 新野| 喀左| 河津| 神池| 蠡县| 乌拉盖| 佳县| 白日乌拉| 灵璧| 绥中| 庐江| 沁阳| 盈江| 岳普湖| 章党| 大柴旦| 惠州| 梁河| 鄂托克旗| 囊谦| 刚察| 山阴| 柳林| 东莞| 鹿邑| 松江| 新丰| 阳泉| 道县| 松江| 象山| 临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