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购平台

  • <small id="pulgf"><video id="pulgf"></video></small>
    <tr id="pulgf"></tr>

    <tr id="pulgf"><small id="pulgf"></small></tr>
  • <tr id="pulgf"></tr>
    <ins id="pulgf"></ins>

      1. 愛運營首頁
      2. 互聯網新聞

      新浪微博僵尸粉故事:最后一個用微博的人

      最后一個用微博的人
        這是一個并不真實的故事。

      一.

      林清是一個小鎮青年。如果從百度地圖上看,他出生、長大、從未離開過的小鎮,只是一個小小的點,只有推著滾輪把地圖放到最大,才能看到一小片土地上纖細的道路。

      小鎮上只有一家網吧,幾部老舊的機器,勉強能跑起LOL和DOTA。

      21歲之前,林清沒有用過社交網站。在他的印象中,對網絡的理解還停留在“上網沖浪”的層次。社交網站一茬茬的出現,他卻從來都沒想著去注冊一個。原因也很簡單:自己就是個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人,所有的朋友在地理上都位于吼一嗓子就能互相交流的范圍內,有什么可以展示在社交網站上的呢?

      所以,林清用微博完全是一個巧合,他自己也說不清為什么,鬼使神差地就注冊了微博,填上了自己現想的網名“林間清風”。

      注冊微博對他來說很麻煩:為了防止僵尸粉,微博對用戶的真實性審查越來越嚴,光是一個“林間清風”的ID,根本不能讓他發帖。填上了身份證手機號,林清才正式可以“上網沖浪”了。

      該關注誰呢?新注冊的微博默認會隨機關注一些大號,但林清覺得,既然玩微博,當然要和網友們網聊才對。所以,他點進一個微博賬號,看下面的評論。

      大多數評論都挺無聊的,但是也有幾個看上去言之有物。林清隨手點了一個,是個女孩,名叫“若水華336”,用的是個沒怎么PS過的自拍照頭像。她新發的微博是這么一條:

      “真正的愛,是接受,不是忍受; 是支持,不是支配; 是慰問,不是質問; 真正的愛,要道謝也要道歉。 要體貼,也要體諒。 要認錯,也好改錯; 真正的愛,不是彼此凝視, 而是共同沿著同一方向望去。 其實, 愛不是尋找一個完美的人。 而是, 要學會用完美的眼光,欣賞一個并不完美的人?!?/p>

      林清覺得這女孩兒的思想挺有深度,長得也不錯。他想了想,點了轉發并評論,寫道:“愛不是尋找完美的人,因為這世界本就不完美;愛的價值,是讓世界變得更完美一些?!?/p>

      就這樣,林清逛逛微博,看看新聞,也時不時地關注幾個人。他說不清自己關注他人的原因是什么,也沒有人互關他,不過他還是樂此不疲。

      大概是他玩微博的第三天,他發現自己的屏幕右上角多了一個黃色的小標簽:“您有1個新粉絲,您有3次新轉發”。他興奮地點開,發現“若水華336”關注了他。

      他并沒有給自己的第一個互關對象發私信,而是在她的新微博下面評論:“愿你的生活充滿陽光?!焙芸?,他得到了回復:

      “感恩就是人心里的陽光,我的感恩愿與你分享?!?/p>

      這讓他很是開心。

      就這樣,林清在微博上交上了不少的朋友。他們或是風趣幽默,或是文才俊秀,有的對熱點事件指點江山,有的對生活瑣事提出建議。林清覺得,微博真是好玩。雖然他只有幾十個粉絲,每條微博也不過兩三個轉發。

      一天,他看到一位關注者發了一條“做到這五件事,你也能長命百歲”的微博。這樣的微博林清很喜歡看,也幾乎每條必回。不過今天,他覺得光回復似乎還不夠,他決定自己也寫寫養生的經驗。

      林清決定寫個和減肥相關的微博,因為他覺得減肥應該是個會讓女孩子關心的話題。他找了些資料,發了條微博:

      “減肥吧妹紙們!做到這五件事,誰都能瘦下來:少吃、多動、早睡、快樂,還有對自己狠一點?!?/p>

      然后,他退了機器,回家睡覺。

      二.

      林清萬萬沒有想到,第二天當他打開電腦登錄賬號的時候,會看到30000多條轉發和評論。屏幕右上角的小黃簽歡欣雀躍地等著他點開。要知道,就算是一線明星的微博,也未見得能有這么多轉發和評論。林清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火了。

      他忙不迭地點開小黃簽。按下鼠標的時候,他還在想:究竟是哪條微博火了呢?是不是哪個大V轉發了我的微博呢?肯定是,估計下面肯定有好多評論,三萬多條啊,我怎么回才好?

      老網吧的網速慢,頁面慢慢地刷了出來,林清握著鼠標的手僵住了。

      三萬多條評論,一模一樣的評論。

      “減肥吧妹紙們!最美好的事情莫過于留一束長發和兩位數體重,全面的減重效果使體重達到理想的水平,減少食欲和消除饑餓的痛苦!想瘦的親看過來了:現在把握機會,你也是瘦紙!等待你的是驚喜!”后面跟著一個賣減肥藥的鏈接。

      后面跟著一個賣減肥藥的鏈接。

      林清下意識地認為這是一個惡作劇。但這不可能。盡管網上偶爾也會出現諸如“其實你玩的是微博單機版,微博上的每個人都是我假裝的,信不信?不信的話我換個ID來留言”這樣的接龍惡作劇,但是三萬多條一模一樣的評論?這簡直就是在用洲際導彈炸蚊子。

      也許是自己的微博中了病毒,病毒假造了這些評論?林清退出了自己的賬號,又注冊了一個新的賬號,找到自己的微博。沒錯,確實是三萬多次轉發和評論。

      林清想找與自己互關的朋友問問究竟發生了什么。他換回自己賬號,找到了“若水華336”。剛點進她的頁面,林清就發現,“若水華336”也轉發了他的這條微博,并且留下了與那三萬多條評論一模一樣的轉發語。

      林清第一次給“若水華336”發了私信:“為什么會轉我的那條微博呢?”

      “若水華366”很快回答:“微博是很好玩的,我喜歡轉發微博?!?/p>

      林清:“就是那條‘減肥吧妹紙們’的微博,為什么會那樣轉發呢?”

      “若水華366”:“減肥吧妹紙們!最美好的事情莫過于留一束長發和兩位數體重,全面的減重效果使體重達到理想的水平,減少食欲和消除饑餓的痛苦!想瘦的親看過來了:現在把握機會,你也是瘦紙!等待你的是驚喜!”

      林清不知道該跟她說什么了。他點進其他幾個互關網友的微博主頁,毫不意外地發現他們也都和“若水華366”做出了同樣的事情。而與他們的私信也如出一轍,只要提到“減肥吧妹紙們”這六個字,得到的就是那一段一模一樣的回應。

      仿佛他們的體內被種了某種蠱蟲,聽到這六字真言,就會發作一樣。

      林清感到一絲恐怖。這是一個針對自己的騙局嗎?他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被騙的。他只是個普通的小鎮青年,沒權沒錢,也沒有仇家。

      林清反復地翻看著和這些網友們過往的互動。有來言有去語,挺聊得來的啊。但他總覺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勁。直到半個小時之后,他終于意識到了這種不對勁的來源:這些網友們說起話來,都很相似——相似,指的是語氣、語調,以及說話的方式。他們很少談及自己,也很少談及日常的生活。

      還有一個問題:他們每個人回私信的速度都是一模一樣的。林清的私信發出,六秒鐘之后,得到回音。無論是誰,一律六秒。

      林清第一次覺得:難道,這些人不是活人,而是機器人?

      三.

      林清在微博上搜索到了一條老新聞:

      “微博官方宣布提升智能反垃圾系統功能,僵尸粉將成為歷史”。新聞說,由于僵尸粉越來越多,已經影響到了微博用戶的正常體驗,微博官方決定提升智能反垃圾系統的判斷閾值,因而部分較不活躍的用戶可能受到影響,希望得到用戶諒解。新聞還說,被誤傷的用戶可以通過提交申訴,恢復原有權限。

      “僵尸粉?”林清把這個關鍵詞打進搜索框。在倒數幾頁的位置,他找到幾條老廣告:“最新AI養粉,完美通過反垃圾系統”、“智能增粉,有頭像有粉絲有轉發”、“高等級粉,50元1000粉,自動AI評論”等等。

      難道,“若水華336”是僵尸粉?經常和他聊天的那幾個賬號,莫非都是僵尸粉?林清決定,必須要搞清楚這件事情。他給幾個做小廣告的賬號發了私信,其中絕大多數用戶都已注銷,但有一個回了他:“您好,誠信增粉為您服務。您需要加多少粉呢?自助加粉請回復1,咨詢請回復關鍵詞?!?/p>

      “我問問,什么叫自動AI評論?”

      “您好,自動AI評論 是 AI智能粉絲 的一個功能?!?/p>

      “什么叫AI智能粉絲?”

      “AI智能粉絲 是一種增加粉絲的方法。用這種方式增加的粉絲,能夠模仿真實用戶的使用習慣,從而通過微博官方反垃圾系統的檢測?!?/p>

      四.

      林清明白了。他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和自己聊得開開心心的那個姑娘,扎著雙馬尾、眼睛挺大的那個姑娘,原來是個僵尸粉。不光是“若水華336”,“張家偉”“孔貍”“榴蓮牛奶”等等這些人,也都是僵尸粉。只要是會用那一大段廣告來回應“減肥吧妹紙們”的,就都是僵尸粉。

      按照那個做廣告的賬戶所說的,現在的僵尸粉程序早已經過了許多次進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微博官方從未停止過對僵尸粉的清剿,而僵尸粉則不斷改進自己。

      反垃圾系統檢測用戶的評論、轉發數,于是僵尸粉程序也開發出了評論、轉發的功能;

      反垃圾系統檢測評論與主貼的相關性,于是僵尸粉有了“搜索主貼關鍵詞智能回復”的功能;

      反垃圾系統開始檢測用戶的原創微博數量,于是僵尸粉也開始發原創微博甚至圖片;

      反垃圾系統開始檢測用戶的頭像、個人信息,于是僵尸粉們也紛紛改頭換面……

      最后,一個精心設計的僵尸粉程序,甚至比一個普通的真實用戶,更像真人了。

      第三天,林清百無聊賴地坐在網吧里,久久都沒有開微博。他有點害怕,不知道小黃簽上是又會跳出幾千幾萬贊,還是會一片沉寂。而且,微博上有一群欺騙了他的人。

      不對,他們根本不是人。被他們騙了,只能怪自己太笨。想到這里,林清打開微博的頁面。他決定把這些關注對象都刪掉得了。

      刪完關注,他恨恨地發了一條微博:都是騙子,都是大騙子。然后他就去吃泡面了。

      吃完飯回來的時候,林清的微博上并沒有跳出三萬個評論和轉發。而是:一億九千八百萬個。確切地說,在那短短的半小時里面,林清的微博被一億九千八百萬個個賬號給轉發了。熱榜上,“都是騙子”四個字赫然在目。

      林清并不知道這一點。小黃簽的顯示是有限的,1.98億次轉發顯然已經超出了設計者的預期。但熱榜上“都是騙子”這四個字顯然不是巧合。他想了想,在微博輸入框里打入了剛剛吃過的“康師傅老壇酸菜面”。

      果然,一小時之后的熱榜上,第一名已經是“老壇酸菜”了。

      林清成為了微博的風云人物。這一點也不夸張,他揮手即為風,覆手即為雨。他就是微博上的神靈。

      五.

      林清并不知道,當他打出“減肥吧妹紙們”這六個字的時候,他成為了所有僵尸粉的神。

      在僵尸粉與反垃圾系統的斗智斗勇中,反垃圾系統推出了“與真實用戶互動頻繁的用戶更容易被判斷為真實用戶”,于是僵尸粉公司們也在程序里增加了判斷某個用戶是否為真人的功能,這樣能讓僵尸粉更有效率地和真實用戶互動。

      可是,“減肥吧妹紙們”這個關鍵詞,卻成為了僵尸粉的BUG——關鍵詞庫不斷擴充的過程中,原有的關鍵詞并沒有刪除,而這個“減肥吧妹紙們”的關鍵詞不知為何有很高的優先級,當僵尸粉檢測到“減肥吧妹紙們”的時候,就會立刻跟抽風似的回復那一大通內容。

      不過,因為這個關鍵詞極少有人使用,所以一開始并沒有人發現問題。而當有人正好打出這六個字的時候,一度引發了僵尸粉大批現原形。

      當時負責處理這個問題的僵尸粉公司技術員,發現刪除詞庫中的詞操作特別麻煩,于是就給僵尸粉的回復邏輯打了個補?。航┦墼谌魏吻闆r下,都不會主動發布這六個字。這樣一來,觸發這個關鍵詞的可能性就變得更低了。

      沒有哪個僵尸粉會發布“減肥吧妹紙們”的關鍵詞,反過來說,發布這六個字的,一定是真實用戶。于是,僵尸粉們的程序讓它們選擇與真實用戶進行互動。

      于是,林清成為了真實度最高的用戶。他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會以最高的優先級被傳播,每個僵尸粉都本能地希望與他互動,這樣就能增加被判定為真粉的機會。他就好像是進入了僵尸群里的活人,僵尸們聞到了他的氣味,便四下涌來,無遠弗屆。

      六.

      林清的賬號很快被封禁了,徹底消失,沒有理由。沒有人知道,曾經有一個人擁有1.98億粉絲,每條微博都會被轉發1.98億次。

      七.

      “臥槽!你這個程序太吊了!一個僵尸粉居然帶動了全國的僵尸粉!你這簡直是不朽尸王啊!”一個肥肥的程序員勾著另一個的肩背:“你這下要發了!這是有史以來智能程度最高的僵尸粉啊!”

      被勾著的那個長著亂蓬蓬的頭發,他撓著腦袋嘿嘿笑著:“我就說嘛,我搞的這個機器學習機制很厲害的。不用關鍵詞庫,通過全網爬信息來構造AI。我還給它設計了背景和人格身份,這樣一來,除非做圖靈測試,否則任何人都不可能發現它是僵尸粉了?!?/p>

      “還說呢,你差點闖禍知不知道?還好及時監控到它的異常,否則,兩億粉絲的賬號,都能上新聞聯播了!還怕微博官方發現不了?”兩人的主管走過來,拍了下兩人的腦袋。

      就在此時,屏幕上虛擬角色的微博頁面跳出一條新微博。頭發蓬亂的程序員對他的AI做了調試之后,重新注冊了一個微博賬號。

      三人饒有興趣地探頭去看:“看看它又發了什么話?!?/p>

      很簡單,只有一句話:

      “你們都是僵尸粉?!?/p>

      三人面面相覷。

      就在此時,屏幕又動了,又一條新微博。

      “我們都是僵尸粉?!?/p>

      注:新浪2015年一季報顯示,2015年3月,新浪微博月活躍用戶數為1.98億。

      去年今日運營文章

      1. 2018:  超越戰略商業模式視角下的競爭優勢構建_-_魏煒__張振廣__朱武祥mobi(0)
      2. 2018:  市場真相看不見的手與脫韁的馬epub(0)
      3. 2018:  深夜發媸首次揭秘!10個高轉化文案的套路(0)
      4. 2018:  AARRR模型案例:利用數據優化渠道投放,并實現用戶增長(0)
      5. 2018:  「微信互聯網」的增長黑客:社群+小程序裂變(0)

      原創文章,作者:愛運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awz8.com/news/1543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187-1891-2971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admin@iyunying.org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通城| 凤县| 辉县| 恒春| 泸水| 宁洱| 泰山| 老河口| 通山| 泰来| 范县| 临清| 旅顺| 大同县| 铁力| 乌什| 新林| 汉寿| 遵义| 深圳| 防城| 周村| 鄞县| 荣昌| 双辽| 绥中| 马关| 北辰| 康县| 泊头| 若羌| 阿城| 余杭| 阿克苏| 石柱| 余姚| 祁阳| 台中| 松滋| 西丰| 宿州| 库米什| 新田| 花都| 大兴| 长丰| 海拉尔| 揭西| 两当| 宾县| 都江堰| 八里罕| 陈巴尔虎旗| 苏尼特左旗| 中环| 尉犁| 巢湖| 禹城| 霍州| 云霄| 库车| 吉兰太| 桃源| 荆州| 延长| 沁水| 北辰| 凉山| 宜昌| 雷波| 灵山| 武城| 丹江口| 合水| 南阳| 阿里| 肃北| 习水| 白日乌拉| 夏河| 蔡家湖| 潜山| 济南| 兴隆| 永泰| 武鸣| 平阴| 公安| 吐鲁番| 陵川| 察哈尔右翼后旗| 宜兴| 砀山| 夏河| 平塘| 德钦| 阜宁| 临城| 临沭| 厦门| 太原南郊| 巴盟农试站| 海城| 涞源| 万安| 缙云| 金坛| 门源| 恩平| 垫江| 潮连岛| 武乡| 邵东| 兰州| 安国| 淮阳|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巴林右旗| 双峰| 和硕| 双江| 索伦| 盐边| 广汉| 嘉义| 张家川| 景泰| 宁强| 建昌| 翁牛特旗| 湟中| 巧家| 南安| 如东| 乐清| 靖西| 呼和浩特市郊区| 涿鹿| 双柏| 石楼| 京山| 泉州| 通化| 吉兰太| 宁国| 颍上| 招远| 长葛| 昭平| 怀仁| 黑河| 陈家镇| 徐州| 托克托| 寿阳| 昭通| 羊山| 建湖| 忠县| 平南| 大连| 普洱| 阳谷| 乌斯太| 卫辉| 洛宁| 宁阳| 信阳地区农试站| 黄龙| 渭源| 惠阳| 和林格尔| 塘头| 韩城| 棠荫| 加格达奇| 神农架| 高台| 中卫| 莲塘| 巩留| 滁州| 夷陵| 安溪| 扬中| 长岛| 巴林右旗| 南皮| 旌德| 淳化| 临武| 锡林高勒| 柘城| 明溪| 清水| 桐乡| 夏津| 聊城| 灵山| 澧县| 旌德| 皋兰| 聂拉木| 余姚| 崇庆| 枣庄| 礼泉| 会理| 灵石| 色达| 荣县| 古蔺| 昌平| 甘南| 连南| 梓潼| 宁强| 唐海| 仁怀| 大陈| 英德| 寻乌| 盖州| 余江| 沾益| 厦门| 连州| 崇庆| 湖口| 化州| 昌宁| 泸水| 泰和| 安仁| 徐州| 青田| 扎兰屯| 乳山| 绥阳| 铁干里克| 普定| 杭锦旗| 五大连池| 费县| 宜章| 贵阳| 嫩江| 大姚| 北道区| 治多| 武夷山| 高青| 兴县| 门源| 石楼| 凤翔| 遵化| 鄂托克前旗| 连山| 陇西| 林芝| 淮南| 石拐| 霞浦| 五指山| 易县| 青阳| 中江| 自贡| 龙州| 东莞| 渝北| 石柱| 合江| 鸡公山| 石岛| 集贤| 延寿| 茂县| 土默特右旗| 遂宁| 白银| 福鼎| 金佛山| 九江| 杭锦旗| 临湘| 株洲县| 巴东| 盘锦| 吉水| 江浦| 吴川| 东丽| 丽江| 永寿| 临西| 成安| 乌兰| 淮安| 和政| 芮城| 湖口| 绵竹| 驻马店| 高台| 山阴| 新兴| 察哈尔右翼后旗| 楚雄| 上思| 阜新| 南涧| 盈江| 平定| 红柳河| 普洱| 钟山| 天镇| 博兴| 兴和| 浚县| 方正| 五莲| 额敏| 嵊州| 郴州| 龙海| 耿马| 河曲| 永登| 马鞍山| 建昌| 兴宁| 新会| 锡林高勒| 和布克赛尔| 邛崃| 顺义| 定远| 永城| 塘头| 拐子湖| 仙居| 罗源| 库尔勒| 荣县| 徽县| 临泉| 靖安| 壶关| 兴城| 阿图什| 兴仁堡| 来凤| 萧县| 黔西| 黄陵| 新源| 吉木乃| 南汇| ??| 墨江| 仪陇| 长葛| 孤家子| 寿宁| 丹江口| 建宁| 个旧| 滁州| 嘉鱼| 普格| 沙河| 南漳| 美姑| 彰武| 松江| 康平| 泰州| 策勒| 草河口| 高力板| 丰镇| 绥江| 阜城| 乾县| 鲁山| 钦州| 鹤山| 万载| 稻城| 白沙| 会泽| 金阳| 黄平| 九寨沟| 庆云| 牟定| 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