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购平台

  • <small id="pulgf"><video id="pulgf"></video></small>
    <tr id="pulgf"></tr>

    <tr id="pulgf"><small id="pulgf"></small></tr>
  • <tr id="pulgf"></tr>
    <ins id="pulgf"></ins>

      1. 愛運營首頁
      2. 互聯網新聞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互聯網創業必讀

      我不知道在中國每天有多少互聯網公司悄然無息地死去,但我知道每天有更多的互聯網公司誕生。而它們當中絕大多數注定都將是美麗的泡沫,只一剎花火。因為它們不知道,自己原來天生就有罪。今天我們就來細數中國互聯網公司的七宗罪。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1、盲目跟風,人云亦云

      盲目跟風是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一項腦殘活動。不論在哪個時代,盲目跟風的人里總有一群是企業老板,于是一批盲目跟風的老板成就了一批盲目跟風的企業。

      倒退十年,那時候手機老大還是諾基亞,蘋果除了用來吃,最多就是個MP3播放器。在那個不知微商為何物的純真年代里,國內企業的老板們第一次接受信息化啟蒙教育,是通過一個叫ERP的東西。不知道是否還有人記得那句著名的順口溜:“上ERP是找死,不上ERP是等死?!焙芏嗬习暹BERP是什么意思都沒搞清楚就花錢買了系統,結果項目全卡死在實施上。老板光以為上了ERP就等于提高了生產管理效率,可自己的思想還停留在原始階段,結果鬧了很多上了ERP,效率反而不如從前的笑話。

      十年以后的現在,花樣百出的名詞概念更是層出不窮,也就有了越來越多“顧名思義”的老板。自從“互聯網+”這個名詞被李總翻了牌子后,現在又出現了一輪新風潮,只要是個公司就要開發APP,也不管自己的業務適不適合在移動端實現,仿佛不搭上“互聯網+”這班順風車,這公司就不好意思繼續開下去似的。

      有的公司已經盲目到了可以說是魔性的程度,老板今天看這家公司裝修風格好,就要求新辦公室也按照人家那樣裝修;明天看那家公司海報設計好,就要求自家海報也改成那家公司的套路;后天看別人的軟件里多了個啥功能,就要求研發馬上學著加一個;大后天看別人又開了家微店,立馬要求市場部也搞個微店……我覺得這種人天生就不是創業的料,一輩子沒啥主見,凈被別人洗腦了。所以當你發現他們一天到晚總在朋友圈里轉發各種謠言貼的時候,完全不必驚訝。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2、思想幼稚,理想天真

      國內的互聯網公司老板算術都特別好,因為當被問及發展前景時,他們往往能激情澎湃地告訴你一套公式:

      全國有多少多少潛在用戶 × 假如每個用戶都消費多少多少錢 = 就能有多少多少的收入。

      結果往往是一個美到爆的天文數字。

      假如你進一步質疑這套公式的理想化,提醒他市場上已經有競品或是巨頭公司在做了,他又會胸有成竹地拋出老掉牙的二八原則:

      “沒有哪家公司能吃下全部市場的,80%讓給他們,我們吃剩下的20%嘛?!?/p>

      結果雖不如剛才好看了,但依然能把人誘惑得蠢蠢欲動。

      國內的互聯網公司經常拿這招忽悠別人,當然也沒少這樣忽悠自己。然而事實很殘酷,國內互聯網行業已呈寡頭壟斷趨勢,絕大多數企業連那20%都吃不到。

      BAT就不說了,遠的像優酷土豆合并也不說了,就說今年的吧:攜程把藝龍收購了,嘀嘀和快的合并了,58跟趕集也合并了……市場還是那么大,但每一次收購/并購,都讓那些小公司越來越喘不過氣。是的,你依舊能看到那20%,但是你吃不到。我不否認會有個別突圍成功的企業,但是絕大多數,我說的是絕大多數企業,都熬不到春天到來的那一刻。運氣好的半道上被別的大魚吃掉,運氣差的自己掉進坑里死得連渣都不剩。

      因為寡頭壟斷的其實不是市場,而是用戶/流量入口。想想騰訊和京東、微博和阿里就明白,入口都被壟斷了,用戶想找你也找不到,找了一圈又覺得好麻煩,最后用戶想通了——還是寡頭那兒最省事。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3、急功近利,好大喜功

      中國有句俗語叫“一口氣吃不成大胖子”,可偏偏很多國內的互聯網公司,尤其是從VC那里拿到了錢的公司總愛挑戰這句話。一有錢就盲目擴張,一年之內增招一百多人,可管理層的能力和意識還在原地踏步。就好比一個人,身體倒是先成大胖子了,可腦子還跟核桃仁一般大,隨之而來的就是各種不協調。領導看別人公眾號粉絲幾十萬,隨便發篇微博就有成千上百的轉發評論,自己眼紅直跺腳,也不管合不合理現不現實,非要下面員工也得做到。

      問題是您的產品跟上了嗎?功能弱、體驗差、用戶看一眼就刪……就算給你拉來一億用戶你又能留住幾個呢?

      人就是這樣,一旦大吃大喝慣了,就很難再細嚼慢咽地吃飯。這時候你再讓他靜下心來好好打磨產品,再一點一點地用內容去吸引用戶?已經不可能啦!領導的心,早已插上幻想的翅膀光速飛翔……而且就算他想也來不及了,因為上一輪的投資已經揮霍殆盡,要是不能盡快拿點好看的數據出來,怎么去忽悠下一輪的投資啊?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4、只要面子,不管里子。

      “人活一世,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里子,面子要干凈,里子受傷出血染到面子上,面子在點煙的時候里子可能在殺人?!薄兑淮趲煛?/p>

      面子對于咱中國人來說,有時候比命都重要,可這面子不是紙糊的,而是靠里子實實在在給撐起來的。說起來這條和上一條有直接關系,正是因為急功急利才產生了表里不一的現象。有的企業不顧用戶的需求和體驗,粗暴地在內容運營中推送企業大大小小各種新聞——公司和誰誰簽署合作協議了,哪里的領導又來公司視察了等等,芝麻大的事也要發條新聞。每次發布以后呢就在公司內部的Q群和微信里轉發點贊,一通自嗨,可真正的用戶看到這些信息的時候,腦中只會浮現四個大字:關我鳥事!

      面子工程還不算最糟,當有一天你猛然發現,周圍的公司都在這么做,刷榜、刷量、刷水、刷粉……各種虛假作弊粉飾太平的手段已經到了司空見慣人手必備的程度時,這就已經不止是面子上的問題,而是整個行業的作風問題了。而這個問題,眼前,當下,正在,還在,持續地發生著。

      同樣的問題還集中反映在對公關事件的處理上,特別是當遭遇負面輿情時,大多數企業都希望通過公關手段將負面信息封鎖或是刪除,如果這條路行不通,那就找水軍集中唱反調,從數量上、聲勢上用正向的論調去壓倒負面的聲音。刪帖+水軍,這就是大多數中國互聯網公司領導人對于危機公關的認識,他們不僅無視處理危機公關的關鍵原則(當然他們多半連這些原則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連基本應有的正確態度都沒有,甚至毫不關心對事件的分析和總結,只想把事情擺平就好。所以有些企業總是在市場上一次次犯同樣的錯誤,便也不足為奇。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5、除了雞湯,就是雞血

      “何炅為了自己的電影票房,去各大高校食堂去推銷~如此成功的藝人,依舊在第一線上跑業務,做銷售~李嘉誠也是做銷售出身的,平常藝人出了專輯或者出了電影也要做發布會,然后把自己的成果銷售出去~殊不知,中國最大的兩個業務員之一李克強剛剛在法國簽了千億大單,任何人都在做銷售,我們每天都在銷售,只是你銷售的東西不同而已~工作無貴賤,積累加修煉!”——雞湯語錄

      互聯網是一個追逐夢想的行業,與其它行業不同的是,在互聯網的世界里,夢想實現的過程被大大縮短了,所以才會有源源不斷的人選擇來這一行開啟自己的夢想之旅。為了實現目標和夢想,每個人多多少少都需要給自己加油鼓勁兒,以維持前進的信心和動力。這時,雞湯和雞血就成了企業文化里常見的內容。

      這種文化最早在銷售團隊內最為盛行,因為日常銷售工作中比較容易遭受挫敗,因此雞湯雞血這種東西,一定程度上能夠在短時間內給員工一種希望和寄托。但這只是心態上的安慰,卻沒有改變你做事的方法,所以并不能從本質上影響你的能力和發展。做過銷售的人,一定都聽過一個關于堅持的故事,大意是說當你一次又一次嘗試都失敗了以后,哪怕已經失敗了100次,都不要放棄,因為有可能第101次嘗試就會成功。

      本人早年也做過銷售,以我個人淺薄的經驗分析,如果現實中發生了這種事,說明兩個問題:

      一、這個銷售的方法絕對有問題,多半腦子也有問題;

      二、這個客戶終于堅持不住了——求你別再煩我了,我買還不行么?

      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在失敗后多反思幾個問題:是不是客戶沒有需求?是不是我的表達有問題?是不是我聯系對方的時間不合適?是不是客戶還在考慮其它競爭對手的品牌?是不是客戶對產品或服務還有什么顧慮?等等等等……把問題分析清楚,再根據答案決定下一步行動的策略,而不是一味無腦地重復騷擾客戶。

      后來也不知怎么的,大概是成功學在中國成功地忽悠了一大批想成功的人吧,這種“精神勝利法”被好多公司仿而效之。而互聯網企業因其自身的特殊性,不幸淪為重災區,尤其是那些前景不甚明朗的公司,老板很愛拿雞湯和雞血給員工望梅止渴。一天到晚講什么要提高執行力、做狼性團隊、努力努力再努力……表面上光在喊傳遞正能量的口號,實際上卻把方法性、技術性的問題簡化成了努力性和態度性的問題。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6、不懂裝懂,自以為是

      外行究竟能不能領導內行?這是一個頗有爭議的問題。在我看來,從某個角度來說,外行領導內行應該是十分常見,也十分正常的現象。畢竟金無足赤,人無完人,不論再怎么優秀卓越,都一定有其不擅長的領域。公司上下大小業務那么多,從會計出納到行政人資,從市場營銷到運營推廣,再從代碼編程到開發測試……一家企業的領導人怎么可能精通所有崗位的工作?所以在大多數部門和崗位看來,老板作為外行領導著一群內行,可以說是一種必然。

      既然這種現象無法避免,那為何外行領導內行的時候經常犯一些低級錯誤呢?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外行領導經常不滿足于自己的身份和位置,總想干涉內行的工作,一邊故作謙虛地說“這種事你們比我專業”,一邊又總是不懂裝懂地提出一些荒唐可笑的要求和觀點。

      這樣的例子在中國互聯網企業中比比皆是。比如我之前曾經負責某個產品的運營推廣,有天領導問我為什么官方微博的粉絲增長很慢,我拿出官方統計數據告訴他,按照年齡,我們的目標用戶在微博活躍用戶里的占比連10%都不到。領導很不滿地反駁我說,微博月活躍用戶有1.67億,10%就是1670萬,也不是個小數目啊(又是個秀算術的)!

      我跟他解釋說賬不能這么算,首先,你要從這1.67億人里面去精確定位到這理論上的10%就不是個容易事兒;其次這樣的一個比例本身就說明,微博對我們的產品而言不是一個理想的推廣渠道。

      領導很不以為然地說:“那你是沒做活動啊,你要多搞一些有獎轉發之類的,我不信粉絲數上不去!”

      我只好耐心地繼續跟他講道理。這么做的確粉絲數會增加,可這些粉絲基本上都是沖著獎品來的,一方面很容易活動完了就取關,另一方面就算留下來了,他們又有多少是我們的目標客戶呢?這樣折騰下來投入產出比很低,不劃算啊。

      結果領導一聽就生氣了:“你沒做怎么就斷定不行呢?就算那些粉絲不是我們的目標用戶,但只要粉絲多了,評論轉發數肯定也會呈正比上升啊。你看微博上那些明星大V們,隨隨便便發一條微博不就有成百上千的轉發評論嘛?”

      話已至此,我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后來我們在微博上搞了一個月的抽獎活動,成本搭進去七八萬,除了活動那幾條博文外,其它的互動量依舊沒什么起色。一個月后開始大量掉粉,每天幾十幾十地掉,再加上官方開始清除僵尸粉,三個月后基本上又回到了原先的數量。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7、一直模仿,從未超越

      這一條大家都懂,就不解釋了。

      中國互聯網公司七宗罪

      去年今日運營文章

      1. 2019:  那些年作過的死系列——盤點:為什么十個創業九個死(0)
      2. 2019:  DT數說:款式不及對手1/5,優衣庫憑啥跑得比ZARA快(0)
      3. 2019:  微博動漫&微熱點:2019上半年亞洲動漫榜(0)
      4. 2019:  挖數:中國互聯網公司虧損能力排行榜(0)
      5. 2019:  Trustdata: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行業發展分析簡報(0)

      原創文章,作者:愛運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awz8.com/news/1767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187-1891-2971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admin@iyunying.org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闵行| 托克逊| 蚌埠| 舒城| 宁远| 上海| 宁蒗| 鹿邑| 庆阳| 开化| 青岛| 荣县| 高平| 庆安| 井陉| 垣曲| 新余| 龙胜| 阳原|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三都| 希拉穆仁| 青河| 博兴| 中心站| 乐业| 平泉| 郑州| 乐陵| 蒙城| 绵竹| 阿城| 丽江| 天台| 博湖| 北票| 南江| 皋兰| 吕泗渔场| 昌吉| 凌云| 灵石| 仪陇| 扶沟| 永和| 色达| 淮北| 府谷| 东川| 涟源| 屯溪| 保亭| 永署礁| 延津| 天全| 南汇| 焦作| 安龙| 希拉穆仁| 宽城| 青龙山| 维西| 光山| 冷湖| 万州天城| 桓仁| 无锡| 托里| 丹寨| 海伦| 潼南| 嵊泗| 夏河| 玉林| 永兴| 富蕴| 兴城| 颍上| 柘城| 于洪| 夏河| 洪江| 宁海| 宜黄| 北镇| 代县| 彰武| 庆元| 乐陵| 汤原| 桐乡| 福州| 轮台| 海淀| 金昌| 大丰| 宿迁| 当涂| 共和| 若羌| 吐鲁番| 建平县| 从江| 方山| 松原| 南昌| 鹿寨| 济宁| 仁怀| 庆元| 南溪| 永福| 漾鼻| 镇源| 栾城| 荣经| 清丰| 黎城| 三明| 房山| 濮阳| 湄潭| 长白| 景县| 延边| 横山| 横山| 高青| 微山| 汤河口| 上饶县| 临城| 弋阳| 宁强| 淳安| 怀来| 三峡| 始兴| 汉沽| 醴陵| 岳池| 米易| 咸丰| 鹰潭| 江浦| 文安| 平阳| 锡林浩特| 屯留| 邳州| 洮南| 延吉| 平陆| 阿合奇| 莫索湾| 海林| 沙坪坝| 铁干里克| 庆元| 习水| 平原| 武邑| 铜仁| 日照| 扶沟| 自贡| 介休| 阿鲁科尔沁旗| 凤城| 布尔津| 乾县| 静海| 炉霍| 吉水| 常宁| 帕里| 罗定| 陶乐| 那日图| 满洲里| 威信| 香河| 托克托| 邵东| 环县| 咸丰| 大同| 交口| 北川| 神池| 平谷| 渑池| 福泉| 尉犁| 托克托| 新兴| 布尔津| 临县| 荣县| 宜昌县| 昭平| 弥勒| 古蔺| 洞口| 晋城| 新巴尔虎左旗| 罗田| 宁津| 平坝| 临潼| 神农架| 燕尾港| 本溪| 合阳| 临河| 高邑| 乐山| 安岳| 东安| 绥德| 荣经| 朔州| 合浦| 彰武| 都兰| 兰考| 德钦| 庄河| 临汾| 瑞丽| 琼中| 清原| 容城| 大冶| 北镇| 阜阳| 平南| 博湖| 拉萨| 宝应| 乌鲁木齐| 开原| 新竹市| 同德| 通渭| 锡林高勒| 邢台县浆水| 德宏| 翁源| 甘谷| 汤河口| 松桃| 柯坪| 元谋| 融安| 涉县| 台山| 泰山| 靖宇| 龙川| 耀县| 康平| 黄山市| 辰溪| 皮口| 江川| 正定| 诏安| 屏南| 石渠| 株洲| 徐水| 合川| 安县| 孟津| 莫力达瓦旗| 通辽钱家店| 盐津| 昌都| 永署礁| 太原北郊| 麻江| 河曲| 泰和| 陵水| 斗门| 汤原| 华安| 肥东| 乌斯太| 启东| 台中| 遂溪| 吕泗| 斋堂| 邓州| 湖口| 南陵| 乐安| 涠洲岛| 麦盖提| 东吉屿| 珠海| 商水| 一八五团| 绿葱坡| 保亭| 文山| 陆川| 襄阳| 紫金| 文水| 望江| 泰州| 英吉沙| 揭阳| 巴里坤| 五寨| 巫溪| 叙永| 柞水| 奉贤| 乐昌| 长岭| 宝应| 林州| 武义| 新会| 溆浦| 寻甸| 九仙山| 建德| 驻马店| 南昌县| 建始| 西宁| 鄞州| 留坝| 石林| 台安| 兴城| 万荣| 米脂| 广饶| 久治| 饶阳| 五华| 新田| 翼城| 元谋| 亳州| 城口| 崇信| 鸡西| 乌拉特中旗| 八里罕| 金平| 新竹县| 威宁| 策勒| 根河| 盐源| 开江| 西平| 呼和浩特市郊区| 蓬溪| 寻乌| 澳门| 久治| 南丹| 五大连池| 丹江口| 浩尔吐| 溧水| 塔中| 图们| 龙胜| 扬中| 富县| 图里河| 澧县| 泰顺| 苏尼特左旗| 皋兰| 仙游| 石屏| 瑞丽| 平陆| 永署礁| 宁津| 达坂城| 余姚| 承德| 新化| 宁乡| 寻乌| 怀安| 双流| 北塔山| 巧家